冉冉物华笙

四次他们以为双雄是情侣,还有一次……

1.

     阿奇觉得事情有些复杂……

     复杂程度仅次于帮助伽罗恢复能量,阿德里星复国,管住吐完便当的伽三岁。

     伽罗刚刚复活时能量极其微弱,不止无法实体化,连记忆也是断断续续的。虽然白天里伽三岁皮天皮地,但夜里他缺意外地喜欢安静地坐在高处遥望夜空。

     “伽——罗——你需要休息!不能再乱跑了!”阿奇艰难地爬上悬崖,喘着粗气就想把乱跑的伽罗捉回去。

      伽罗看了他一眼,用双手枕着头就躺在了草地上。

      “阿奇,我记忆里有个人,他特别喜欢一个人晚上坐在屋顶上。”伽罗语速很慢,但说得很认真,“我觉得我在想他,但我好像忘记他是谁了……” 

       还想劝伽罗回去休息的话一下子就哽在了喉咙里。

      “他不怎么爱说话,也很怕生,但却很有爱心对谁都很好。他给了除阿德里星之外的第二个家……我离开这么久,他一定会很伤心。我……怎么能忘记了他?”

        他的语气很平静,风拂过来,蓝色的火焰忽明忽暗。

       阿奇默默在伽罗身边坐下,也看向布满星子的夜空。他想着,星星球上的某一个人是不是也在这样想着上将,也为上将开心过为上将哭泣过?

       他决定了,等伽罗能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带他回星星球去找这位让他们上将日思夜想的梦中情人。哦,那一定是一位闭月羞花中有着温文尔雅,温柔大方中还带着些小羞涩的漂亮女孩。

      直到后来伽罗恢复记忆,兴奋地拉着阿奇指着小心说:“看到没有!这个就是之前我和你讲的人!”

        阿奇:???

       “他是我最好的搭档!是一辈子的战友!”

       阿奇:????????????

       今天的阿奇也在向着成为一位成熟可靠的男性努力着呢☆

      


       

2.

     花心觉得事情有些糟糕……

     糟糕程度仅次于洗面奶用完,面膜过期,甜心的菜。

     谁能告诉他现在是什么情况?

     为什么小心就被伽罗公主抱了???

     虽然你现在回来的确是挺好的,至少不用再看到小心天天苦着张脸了,他作为主角的弟弟天天这样很影响主角我的人气的!小心还老是被各种一看就是假的关于你的消息骗出去搞得一身伤回来,主角半夜帮他治疗很烦的好不好!

      但是!你现在赶紧麻溜地把小心放下来!手放哪儿呢!

     花心这头内心咆哮着,那头双雄却上演起了久别胜新……啊不对,久别重逢的感人剧情。

      “我回来了,小心超人。”

      复活后意外年轻的上将,带着深情的笑,以不容分说的霸道姿态圈住小心。

       花心觉得自己有点闪。

       一……一定是因为我是主角吧……像我这种男主角……都……都是这么闪耀的吧……

     小心你不挣扎吗……?我知道你们好久没见了,但是抱一下就可以了,你们时间长了点吧?

     拿磁力钻的手微微颤抖JPG.

     事后,花心还为此把小心叫到小角落进行了严肃的谈话。

      “伽罗回来了你感到高兴吗?”

      “高兴。”

      主角提起了他的四十米磁力链。

       “很高兴。”他听到小心难得超过十个字的发言,“作为他的搭档,我为他感到骄傲也为他感到高兴。”

      今天的花心也依然变扭地关心着弟弟呢~

     

      

3.

      甜心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程度仅次于花心没照镜子,粗心没忘东西,自己烧的菜被大家全吃光。

      她怎么看怎么觉得,伽罗这位前阿德里星上将,现星星球守护者之一,年龄30+样貌13+心智03-的军人和自己最小的弟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关系。

      所以在伽罗看到雷公怪纸条急冲冲地跑出去时,她第一反应就是小心出事了。

      现在想想,甜心还感觉后怕要是当初自己没有跟上去,怕不是再也见不到小心了。不过当时伽罗的剧烈反应似乎也证实了她的猜想。

      她甜心超人的弟弟是你想拐就能拐的吗?

      于是她乘着小心和开心去灰心星球执行任务之际,和伽罗来了一场直达灵魂深处的交流。

      扎着双马尾的绿发少女笑得甜甜的柔柔的:“伽罗你看你回来这么久了,我们一直很忙都来不及给你办派对。要不你就把我这碗特制的鱼汤给喝了,当做回归礼物吧。”

       “不不不……不需要这么客气了……”伽罗感觉自己都生命受到了威胁,“再说,其实我和小心两个人有私下庆祝过了。”

       和小心?私下?单独?庆祝过???

       你给我讲讲清楚这是个什么庆祝法?

       是你伽罗飘了,还是我甜心提不动刀了?

      伽罗似乎没有感受到甜心的低气压,带着微笑将鱼汤推回了她面前:“我的搭档小心真的是太好了。”

        甜心愣了一下,面不改色地又端出一块颜色诡异的蛋糕:“既然这样,就吃块蛋糕庆祝下你们之间的友谊吧!”

        今天的甜心也依然励志成为一位大厨呢!


3.5.

       粗心觉得……诶?哦他忘记了……

       开心今天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4.

      宅博士觉得自己养的猪崽子可能被另一只猪拱了……

      作为一位科学家,宅博士一直秉持着实事求是、靠证据说话的精神。所以对于别人谣传的双雄之间的基情,他一直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

     直到一个风和日丽的清晨。

     这是一个美丽的早晨,风轻轻的吹,太阳洒在窗檐,伽罗扶着小心腰从房间里走出来,真是一如既往的美好呢……个鬼啊!

      伽罗你给我过来讲讲清楚!你对小心做了什么?为什么要扶着腰?

      “伽……伽罗?”博士有些颤抖地开口了,“你为什么从小心超人的房间出来的?”

        回答的却是一向少言的小心:“博士?我和他一直睡一间。”

        “那那那……你俩昨晚做了些什么?”

         “睡觉。”

         “除了睡觉……你们就没做点什么……嗯,不能被我们知道的事情,就像……”

        宅博士的话还没有说完,伽罗就一把捂住了小心的耳朵并向后退了两步。

         伽罗正直得像个三十多岁的成年人:“博士,你在讲什么?小心虽然已经成年但也还是个孩子!”

          “那你倒是告诉我你对小心干了什么啊!?”

       “博士……”伽罗把小心往身后藏了藏,表情有些复杂,“我不知道你想到了什么,但是小心的腰是昨天被怪兽打伤的。”

        博士:要不是打不过他,我现在就去和他真人pk!


5.

        “欢迎收看桃子有约!我是主持人桃子姐姐!”桃子姐姐依旧活泼可爱,“今天我们的嘉宾是伽罗和小心超人。”

        伽罗简单地问了声好,小心则是点了点头示意问好,台下的欢呼声就一浪压过一浪。

        “两位人气很高呢,下面让我们正式开始采访。”

        采访的内容比较老套,无外乎那些经典提问再加上小心本身话少,整个采访几乎是靠着桃子姐姐极高的职业素质撑过来的,不过这不影响粉丝们的热情。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最近有许多传闻说你们两个已经成为了情侣,对于这个两位有什么想说的吗?”

        出乎意料的是,回答问题的是小心:“这个问题,我来回答。”

        他看了一眼伽罗,微微地一笑:

        “这不是传言。”









事后伽罗神秘失踪一天……

至于发生了什么

我也不知道w

       

            

      

     

       

        


      

      

      



[r18]狼奈x雾鹗〈坏孩子时间〉上

#新❤️手❤️司❤️机❤️在❤️线❤️开❤️车

#大家好,没错还是我,那个亡灵系写手

#不过这次我获得了力量,写起了小黄文[捂脸]

#这篇是上

#实不相瞒下什么时候写完我自己也不知道orz

#新手司机,无证驾驶!

#文章走石墨!

https://shimo.im/docs/iMBJVX7CvzsZahIO

沉迷于截表情包无法自拔

呜呜呜呜他们真的太好了

我出钱请你们快去结婚吧

[我要按不住我想写文的手了]

【免费试用】拥有它就拥有整个宇宙,晚安宇宙手帐送给你

这个也太好看了吧orz

kinbor:

参加免费试用活动,可直接拉至文末~






kinbor联合LOFTER,邀请了治愈系插画家 @lost7 一起做了一本“晚安·宇宙”手帐本,和“晚安大家庭”一起守护你的晚安后小世界。




晚安·宇宙 领券限时折扣 点击购买>>晚安宇宙




【产品介绍】



  • 手帐本以纺织布为书衣材料,贴心的卡插、插笔位、书签都精致而细腻,封面刺绣是可爱又迷人的宇航员、玫瑰和星空。


  • 内页采用80g书写纸,不易渗墨,钢笔也能轻松hold住。





【心动亮点】


手帐本上的刺绣星星和英文字母good night采用独特夜光工艺,在黑暗里闪闪发光,带你找寻属于你的那朵玫瑰。






福利来啦~晚安·宇宙手帐本 最后一波免费试用!!!




【参与方式】 关注“kinbor”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kk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0位幸运儿试用。


【试用申请时间】7月15日—7月20日


【试用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发文公布成功申请试用者的名单并私信通知


【试用反馈】幸运儿们收到产品并试用后,请晒出您美美哒的试用感受并加上标签


#kinbor手帐人生# 




kinbor X LOFTER “晚安宇宙手帐本”也已同步在kinbor天猫旗舰店销售


限时折扣 点击此处>>晚安·宇宙马上购买吧~




复制淘口令 €xUBcbamM8Ev€ 后打开手机淘宝也可以噢(。・∀・)ノ゙



第一届欧丽蒂丝庄园杰佣催婚大会[2]

☆没错又是我这个亡灵系写手
☆高三党不务正业产物
☆欺负威廉我很开心
☆相信我会有后续的
☆我们还有第二届第三届第N届大会
☆因为不会放链接所以前文请麻烦戳我头像
☆欢迎来找我玩耍orz


[5]

听完两方代表发言,厂长举起他的搪瓷茶杯啜了一口茶做了一下总结发言:“同志们,这次的时态十分的严峻啊!我也知道不是你们不努力,敌军实在是太狡猾。”
机械师扯着园丁的衣服问她爸犯什么病。
园丁一脸生无可恋:“你别管他,我都叫他少看点抗日剧了……”


[6]
会议的第二个进程是制定下一个阶段的作战计划。
律师推了推他的眼镜,发出一道诡异的反光:“诸位,我觉得我们可以考虑一下转换一下我们的作战思路。”
“你是说……放弃现在的计划?”裘克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下。
“肤浅!”律师右手握拳做了一个狠狠砸向桌子的动作不过最终还是在即将碰到桌子的时候换成了轻轻的抚摸,“文化人的事儿,怎么能叫放弃呢!这叫曲线救国!”
众人一脸呆愣地看着他,只有坐在一边磨指甲的医生缓缓开口:“这是脑部神经发育不完全引起的间歇性抽风,治不好的,等抽完这一阵就好。”
“那个什么……我有句话不知当不当问。”前锋举起了手,“所以,奈布和杰克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哦,该死!怎么就忘了除了奈布那个小傻子这里还有个大傻子呢?
“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是超越了友情亲情,跨越了性别种族,是一种神圣的……唔唔唔……!”园丁一手捂住了机械师的嘴,一手郑重地拍了拍前锋的肩,深深地叹了口气。
“前锋先生,退群吧。这里已经不适合你再待下去了。”
前锋:exm???

[7]
前锋是谁啊?前锋可是宁折不弯、一身正气、百折不挠、人送外号“顶你个肺儿”的正直男青年。
“我真的很好奇。”前锋一脸真诚。
医生放下了指甲刀眼里满是慈爱:“我可爱的脑子被小饼干塞满的威廉。你真的没觉得杰克他喜欢奈布吗?”
“喜欢?我也挺喜欢奈布的啊?喔不得不说他真是一位出色的佣兵,胆识和体魄都让我敬佩。你们难道不喜欢他吗?”
“这不一样威廉!不一样!”园丁扶额,“我们对于奈布的喜欢是母亲对于乖崽的喜欢,是父亲对于儿的喜欢,是农民对于自家种的白菜的喜欢!而杰克,他就不一样了。他对奈布是猪喜欢拱白菜的那种喜欢你知道么!”


前锋:虽然你运用了类比,比喻,比拟,排比等修辞手法,但我依旧不知道。

[8]
虽然会议中出现了这样一段小插曲,但会议在空军的暴力镇压和前锋的提出反抗但反抗失败后得以继续进行,厂长示意律师讲他的想法说出来。
“你们想想我们当初为什么要拆散杰克和奈布?”律师推了推眼镜,“不就是因为他们太闪了吗?然后理所当然的觉得拆散他们就可以不受这种天天暴露在像克利切的手电筒下的折磨。哦,说真的这感觉真不好。”
裘克很捧场的点了点头:“我们是用惯性思维在思考。”
“肤浅!文化人的事儿怎么能说是惯性思维呢!这叫被经验主义所裹挟!”

裘克:可我本来也就不是文化人QAQ

[9]
“我觉得律师说的有道理。”机械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伙计们,其实我们只要远离这两个人不就好了吗?索性撮合他们让他们两个缠缠绵绵,恩恩爱爱,你侬我侬去。我们给他们创造独处一室的机会,再跑得远远的不就可以了!你说呢厂长?”
“嗯,我觉得机械师同志的发言很有建设性意义。诶……诶啊!!!艾玛你别扯爸爸的头发!!!本来就没有几根了!!!我恢复正常恢复正常!!!你快饶了我的头发!!!”

[10]
自此,庄园杰佣催婚小分队正式成立。
然而,在不就的将来他们将会发现,他们面临了更大的挑战。


tbc

护肘引发的血案

☆没错又是我这个亡灵系写手
☆实不相瞒本来想开车的
☆奈布排名最低有些心疼赶紧让杰克疼疼他
☆老福特把我的排版全都打乱了……我恨……

杰克有些懵,虽然他知道这些参与游戏的逃生者们脑子多多少少有些奇怪,但是三个人一起在他面前蹦哒是他也第一次见到。
“让我来猜猜——”杰克故意把声音拖地长长的,“小姐们是来要公主抱的吗?”
“不不不!”艾玛拼命地摇着头,看上去兴奋极了。
“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艾米莉难得地没有领着她的针管乱跑,玛尔塔也跟着点了点头。
有点意思……杰克眯起了眼,这几位小姐似乎都没有带着属于自己的工具是打算玩什么把戏吗?
艾玛笑得灿烂,从身后拿出一个袋子来:“我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抓一放三了解一下?”
“那就要看小姐打算拿什么来换了,你们要的这个条件可不便宜。”
“你会感兴趣的啦!”艾玛一把扯开袋子,里面是三个护肘……
杰克:???
看着杰克发愣玛尔塔翻了个白眼就踹了他一脚:“我本来以为奈布是个小傻子,没想到你居然也是个傻子,唉孺子不可教啊……”
“这是奈布的护肘……?”杰克还是有些懵。
“是了是了!”艾米莉笑得甜甜的,柔柔的,示意杰克弯下腰来听她讲话,她在杰克耳边耳语了几句拍了拍他的肩,“去吧!那个小傻子现在在修机呢。”

离开小姐们之后杰克很快就找到了在修电机等等奈布,靠着身高差从后面牢牢禁锢着他,恶意地用唇蹭着怀中人泛红的耳廓,语气里是浓浓的揶揄:“你不打算和我解释解释为什么小姐们都拿着你的护肘吗?”
“我……”刚想解释却又堪堪停下,在那群吃肉不吐骨头的小姐们纷纷来问他要护肘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是要倒霉了,可没想到居然她们还找到了杰克。奈布暗叹一口气,转身抱住了杰克,略带挑衅地开了口:“你可真是越来越会找理由了,我都要开始怀疑你是不是和小姐们串通一气了。抓一放三?”
“哦,我亲爱的。她们拿走的是你的护肘而不是我的手杖,到底是谁和那些可爱的小兔子们串通一气呢?”阴谋被戳破的杰克不怒反笑,他的小佣兵可不像那些小姐们说得是个小傻子,只怕到时候小姐们要受些报复了。没戴指刀的右手微微发力顺势搂着奈布的腰把他抱了起来,腰后别着的玫瑰手杖因为动作而飘落下几瓣殷红,“我可以把这当做邀请吗?”
奈布冷着脸翻了个白眼,却也没有做过多的挣扎索性放松享受着杰克的公主抱。杰克满与他安分的举动,一个轻轻的吻落到了他额头:“你这种时候还瘫着张脸可真是煞风景。”
“啊啊啊,杰克要抱抱。杰克大大好苏啊。我也想要公主抱。”奈布用他不变的语调念出平时庄园里的姑娘们看到杰克时发出的尖叫,“你是想听到我也说出这样的话吗?还是说……”
未说完的话被年轻的佣兵用行动代替,他拉过杰克的领带有些凶狠地吻了上去。
前面的调笑仿佛都仅仅是餐前甜点,这一个突如其来的吻让杰克稍稍愣了一下,却又马上反应过来扣住奈布的头加深了这个难得主动的吻。
看来今天他的小可爱也有些急不可耐啊~
唇齿交缠,发出令人脸红的水声,躁动因子一瞬间在空气中爆炸开来。
被抢占了主导权的奈布有些不爽,一口咬在那条在他嘴里肆意掠夺的舌头上。杰克吃痛离开,随即又将唇挪到了奈布的喉结处,细细地舔着,在听到他的小猫不经意间发出的甜腻呻吟后停下了动作。
抬头就撞上了奈布带着疑惑的氤氲双眸。
该死的撩人。
“宝贝,你想在地窖,教堂,狂欢之椅上,还是说……”杰克挺了挺腰,让自己的坚硬正好抵在奈布的腰间,“就在这里?”
知道这个人是故意学自己刚刚的语气来撩拨自己,但奈布还是不争气的羞红了脸,不管什么时候这个人的撩拨都让他很受用。
“你不说我可就自己决定了?嗯?”
“去……地窖……”
“诶呀,你的理智还很清醒嘛,知道在这里会被那些观战的小姐们看到。”杰克心情很好,哼着《杰龙修斯之梦》缓缓走向地窖。
“你那些……嗯……恶趣味……我可是比谁都清楚杰克……啊……你别乱摸!”杰克的手在奈布是身上游走,让奈布的声音里带着上了一些喘息甚至还染上了一丝情欲。
“可是这些恶趣味也正是你喜欢的。”

话语间杰克已经抱着奈布来到了地窖,虽然地窖被称为地窖,但其实只是一个被安装在地底下的休息室。他把怀里的小佣兵放在沙发上,再一次俯下身去虚咬着刚刚坐起身的奈布的喉结。
这一举动惹得奈布十分不满,双手攀上杰克的肩,腰部发力把两人的位置彻底颠倒了一下,跨坐在杰克腿间没有说话,只是拿自己有些泛红的眼睛瞅着他。
“看来你今天是不想自己走出去了?”杰克已经脱掉了指刀,双手就着姿势掐住了奈布的腰。
奈布突然挑起嘴角,露出平时溜人时的恶劣笑容:“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听了如此直白的暗示要是再戏弄下去他的小佣兵估计是要炸了,杰克也没有心情再玩下去,隔着衣服就向他胸前的突起咬去。
“哈……混蛋……你先……先把我衣服脱了!”
“如你所愿。”
语毕,掐着腰的手就开始向上挪动转眼间衣衫就被扔到了地上,杰克也再一次拿回了主导权扣着奈布的头就是一个深吻。
“那么,我们要开始正题了。”

[事后的某一场游戏]
杰克接受奈布的指示把四位小姐绑到了vip室,当然其中奈布帮了不少忙。
奈布:[被公主抱着并一只手勾着杰克的脖子]小姐们,是时候让我们来谈谈之前那件事了。
艾玛:杰克先生你居然背叛了我们!!!!你的绅士风度呢!!!!
杰克:艾玛小姐搞错了一点,我从头到尾好像没有说过要和你们合作吧?[笑眯眯]
艾米莉:???
玛尔塔:???
杰克:再说了,我听奈布的。

实不相瞒……其实这两天我有码字的……
甚至写了半篇小黄文[捂脸]
然后沉迷于画火柴人表情包……
大概没救了,从今天起请叫我亡灵系表情包制作者@沉溺 

第一届欧利蒂斯庄园杰佣催婚大会[1]

☆亡灵系写手了解一下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的沙雕文
☆自娱自乐欢脱向
☆更新?不存在的……但我坚信是有后续的
☆欢迎各位小可爱吐槽


第一届杰佣催婚代表大会昨日在庄园按时举行,会议选举了以厂长里奥为组长的催婚小组成员,纠正了之前“拆散杰佣”的错误路线。制定了“创造独处机会,消除一切阻碍”的总路线。并且受到监售者和求生者的一致好评,下面请看详细报道。

[1]


说起大会召开的原因,就要追溯到很久很久之前了。
简单来说就是全庄园都知道杰克喜欢佣兵,只有佣兵自己不知道
不过,就算如此每当有人靠近他俩时都还是会受到一万点暴击,没错,被秀的。
对此园了小姐表示有话说,
“哦这队狗男男,真的太过分了!”园了小姐挥舞着她的工具箱,“特别是杰克! 这个老变态、一到场上就到处找奈布,你说你找也就算了吧,为什么边找还边不忘来捶我们?捶也就算了吧,为什么明明有手杖还只用气球? 气球也就算了吧,为什么还每次要留一个不送上椅子???”园了越说越激动,扳手敲在桌子上发出“嘭嘭”的响声:“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吗?他说:“当然是要留一个人下来帮小奈布解密码,你知道的小姐,他不太善长这些,笨手笨脚地老是被电到。”实在太过分了,最主要奈布那个小傻子老是被他抱来抱去还不反抗?我看这个小傻子已经成为无药可救的共犯了! 太过分了,你说是吧,艾米丽小姐。”
一边的医生闻声抽出一条手绢作抽泣状:“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世太炎凉,人心险恶!”
于是为了彻底消除这对狗男男对庄园内其他单身汪的伤害,厂长决定召开杰佣催婚大会。


[2]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厂长这样想着。
于是他穿上了笔挺的西装,还不忘给他的咸鱼也系上了一个红色的领结。
会议的地点定在了求生者们开始比赛前的餐桌上,厂长敲了敲桌子试图让乱成一团的监管者和求生者们安静下来。
裘克你离我女儿远一点,空军也别再欺负班恩了,他脑子来就不好使,还有慈善家这个时候就别再偷电了,偷别人的鸡腿也不行!
厂长的脖子今天依旧很痛:)


[3]

终于在一阵鸡飞蛋打之后 会议得以顺利进行。
会议的第一个议程是总结上个阶段的工作。
空军小姐代表求生者们发了言: “上个阶段,我们试图从杰克入手,让他离开奈布。”
上个礼拜的一场游戏中,空军小姐面对着密码机使出了密技“爆破手”,在第四次被电击后杰克终于出现在了空军身后。
“你终于来了。”空军拔枪上膛一气呵成,黑洞洞的枪口直直地对着杰克,“你现在有两个选择。”她一手端着枪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支票丢到了杰克的爪子里,“要么拿着这些钱离开我们傻狍...奈布,要么死在我的枪下。”
杰克有点懵,现在的求生者都这么皮的吗?
他轻轻挪开枪口:“我亲爱的小姐,拿枪直直地指着别人可不是淑女该有的行为。”说完还从燕尾服的口袋里拿出一张平整的支票,“说吧,要少钱你才愿意让我和从奈布在一起。自己随便填吧。”
空军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空军扣下了扳机,空军被一刀切了,空军被放上了椅子。
空军小姐委屈,空军小姐不说。
“我真傻。”空军双手叠起撑着自己的额头,表情深沉,“我只知道杰克是个变态的衣冠禽兽,但我没想到他且居然还是个有钱的禽兽!"


[4]


监管者方则由裘克为代表发话。
“我们则从佣兵这里入手,试图让他明白杰克对他图谋不轨。”小丑今天难得地摘掉了面具,洗干净了油彩,露出还算清秀的脸,“但我没有想到,他受杰克荼毒这么深!”
还记得那是一个阴云密布,建筑物云谲波诡,非常适合溜监管者的一天。
裘克告诉自己今天的我不再只是一个单纯的监管者,而是一个肩负着整个庄园爱与希望的监管者,今天我裘克就要化身为正义的小天使让佣兵彻底看清杰克的丑恶嘴脸。
远远地裘克就看到了那个穿着披风正在翻窗的佣兵,他提着火筒就是一个千米冲刺。
“嘿,佣兵先生!”
佣兵回头向声源的位置张望了一下,差点从窗上摔了下去。
虽然听声音是小丑先生,但是这副妆容是什么情况?眼前这位大概是小丑的先生,模样真的是说不出的……前卫。红红的头发上顶着一个硬卡纸制做的发光的光环,目测光源是刚从慈善家手里抢来的手电,身上罩着一件白色的长袍上面用笔歪歪扭扭地写着“justice”,背后还背了一双花绿绿的小翅膀,没看错的话应该是用律师的地图剪的。
被一个天使装扮的小丑骚扰了怎么办? 在线等,急?
裘克回忆了一下刚刚在出门前里奥教自己的说法,尽可能地露出和善的表情。“亲爱的佣兵先生,你愿意和我进行一场心与心的交流吗?"说罢还眨了眨眼。
奈布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想笑。
“我很乐意,小丑先生。但能麻烦您向后退几步吗? 您知道的,您对我的威慑会让我有些难受。”
“好好好!" 裘克一边想着佣兵真是 个懂礼貌的孩子,一边向后退去。
一步,两步,三步....砰!
恭喜裘克先生成为第一个摔入地窖的监管者,让我们为他送上鲜花与掌声!
裘克躺在地窑里,就看到上面冒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杰克说不要随便听别的监管者的话,我觉得很有道理。”
[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佣兵.JPG]
“这不是最惨的...”裘克抱头痛哭,“我从地窖爬上去的时候就看到了杰克笑眯眯地看着我,然后对着我的脸给了我一爪子....”
我裘克怀疑你们针对我!




这是
发生在除夕夜里
来自非洲的九儿与她家崽子的故事......
ps感谢沉溺哥哥的吐槽🌚@沉溺 

倘若走在梧桐树下(1)

#其实只是脑洞产物
#文风什么的变化无常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写了啥
#如果可以接受就读下去吧🌚


我一直不太懂为什么明明它不是梧桐也不来自法国但是人们都叫它法国梧桐,有人告诉过我这是因为上世纪初,法国移民为了慰解思想之情带来的。谁又知它落地生根,像个中法混血儿,就这样落户了当年上/海的法租界。其实叫它梧桐到也许还有点故事,我一下子想到了一个年轻人,在那个北/京还被称作为北/平的秋天我在种满法国梧桐的淮海路上遇到的年轻人。
那个秋天的黄昏下着小雨,难得这条被称为“东方香榭丽舍大街”的淮海路上没有什么行人。我已经不记得当时为什么我要去这条路,只记得刚到路口就看见了这个穿着白色旗袍的年轻女人。那件旗袍很好看我到现在都能描绘出它的样子来,白底青纹,绘着几朵浅色的玉兰,那盘扣用金丝制成精致的很,这个年轻女人执着伞在这条铺满梧桐落叶的路上悠悠的走着。她似乎发现我在看她,转过身看着我,眼里带着不符合她年龄的慵懒,颓废与寂寞….“来看法国梧桐的吗?”她问我。我摇了摇头,我的确不是来看这些来自外国的树的。
“那真可惜。”她笑道,“这个季节的法桐最美。”她的高跟鞋踩在在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在水洼里溅起阵阵涟漪。“小姐在这里是看法桐的吗?”不知为何我竟然和一个陌生女人攀谈了起来。她看了我一会,才答道“你不觉得法桐很美吗?”她又自顾自笑起来,“明明不是来自法/国的先生们种的却被冠上法国之名,明明不是梧桐却因为长得和梧桐像这种理由叫它梧桐,很好笑不是吗?”我接不上话来,这个女人刚刚的话就像胡言乱语一般我完全没有听懂。不过她似乎并没有在意我的沉默,或许这话根本不是讲给我听的呢。她盯着满地的落叶喃喃道“至死不渝的爱情……吗?”
“小姐您说什么?”我问。她抬起头又重复了一次“至死不渝的爱情 梧桐的花语。”我不太明白她对我说这些有什么用而且据我所知法桐的花语是才华横溢才对,那么这位小姐说的是梧桐花的花语?“那小姐必然有深爱着的人吧”我也不知怎么了,竟和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聊起这些,这不知道她会不会生气。
那女人愣了下,点了点头“有,有一位我深爱的人。可惜我这阵子见不到他呢。”